建筑施工企业要防范个人挂靠设立分公司后私刻公司印章的风险

2018-08-02 07:46 未知

  1、辽宁高院《上诉人夏铁成、湖北金瑞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与被上诉人调兵山市济源置业发展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案号(2014)辽民一终字第00041号,审判长孙维良,裁判日期二〇一四年十一月六日。

  2、最高院《湖北金瑞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夏铁成与湖北金瑞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调兵山市济源置业发展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申请再审民事裁定书》,案号(2015)民申字第583号,审判长张志弘,裁判日期二〇一五年五月二十六日。

  当事人:发包方济源公司,施工方金瑞公司、金瑞公司辽宁分公司。6号、7号楼的实际施工人为夏铁成。

  一审法院查明,2009年8月10日,济源公司与金瑞公司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由金瑞公司承包蓝湾城市公园的工程项目,合同对工期、质量标准、合同价款、质量保修等达成协议。2009年9月6日,济源公司与金瑞公司辽宁分公司(盖有公司合同专用章、法人印章、委托代理人叶广文签字)[注湖北金瑞建筑公司辽宁分公司已吊销]签订蓝湾城市公园住宅工程施工合同,合同约定6#、7#暂按1400元/㎡。2009年9月18日,原告与金瑞辽宁分公司(盖有公司合同专用章及叶广文签字)签订内部承包合同,合同约定原告承建蓝湾城市公园6#、7#楼房,承包人负责向公司交纳工程总价2.5%管理费(不包括各项税金)。济源公司已经将工程款支付给了叶广文。

  争议的焦点:叶广文的代理行为是否有效?即金瑞公司是否应当对实际施工人为夏铁成支付工程款?

  关于叶广文的代理行为是否有效一节,该工程的管理人员与各项目部都是叶广文找的人,包括原告也是叶广文与其签订的内部承包合同,对此金瑞公司未提出异议,且叶广文收到济源公司给付工程款后将工程款和材料又拨付给各项目部,对此金瑞公司也未提出异议,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六十六条规定,本人知道他人以本人名义实施民事行为而不作否认表示的,视为同意。故叶广文的委托代理行为成立。

  本院认为,夏铁成在未取得建筑施工企业资质的情况下与金瑞辽宁分公司签订内部承包合同,违反了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一审认定该合同无效是正确的。合同虽无效,但工程已施工完毕,且经验收合格,对外出售,夏铁成要求按照合同约定支付工程款,应予支持。因金瑞辽宁分公司已被吊销,故一审判决其开办单位金瑞公司承担给付工程款的责任是正确的。

  关于金瑞公司是否应当支付夏铁成涉案工程款的问题。依据《建设工程司法解释》第一条有关“承包人未取得建筑施工企业资质或者超越资质等级合同无效”的规定,夏铁成在无相关建筑施工资质的情况下与金瑞辽宁分公司签订的《内部承包合同》,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五项规定的“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的合同无效”的情形,原审判决认定为无效正确。但夏铁成承建的“蓝湾城市公园”小区项目6、7号楼工程(以下简称涉案工程)已经竣工验收合格,故夏铁成请求参照《内部承包合同》的约定支付工程款,应当予以支持。本案夏铁成与金瑞辽宁分公司之间建立了合同关系,但因金瑞辽宁分公司是金瑞公司设立的分公司,且已经被吊销营业执照,故原审法院判决由金瑞公司承担给付夏铁成工程款的责任符合法律规定。关于金瑞公司认为夏铁成一直与济源公司直接结算,济源公司从未将夏铁成的工程款给付给金瑞公司,故无法向夏铁成支付工程款的主张,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叶广文从发包方济源公司收取工程款,金瑞公司没有提出异议,故此一审认为叶广文的代理行为有效,二审、最高再审审查均回避了叶广文的代理行为有效这一节,直接讲金瑞公司应当向夏铁成支付工程款。

  建筑施工企业要防范个人挂靠设立分公司后私刻公司印章、法人章对外投标、签订合同对公司造成的风险,本案金瑞公司二审时已经提出了授权书印章是伪造的,但是不能提交相应证据,最终被法院判决承担相应责任。